您當前位置:沈陽典當網 >> 典當案例 >> 瀏覽文章

    案外人就仲裁先決問題另行起訴是否重復起訴

    2018年12月28日 訪問量:次 作者:吳學文 向恭譜 來源:中國法院網 |

      【案情】

      甲、乙、丙三公司簽訂了一份債權債務轉讓協議,將甲公司對乙公司享有的3.6億元債權轉讓給丙公司。因乙公司未按期還清欠款,丙公司向重慶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乙公司歸還轉讓協議項下3.6億借款本金及利息。重慶仲裁委員會認為,該轉讓協議合法有效,并裁決支持丙公司的請求。仲裁裁決已執行終結。后陳某向法院起訴,稱甲公司出借給乙公司的3.6億元借款中有1.2億元系其本人實際出借,乙公司對該事實進行過確認。甲公司未經其同意將其債權轉讓給丙公司屬無權處分,請求確認轉讓協議中轉讓屬于陳某的1.2億元債權的行為無效。

      【分歧】

      對于陳某的起訴是否構成重復起訴,有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生效仲裁裁決也具有禁止再訴的效力,仲裁裁決已認定轉讓協議合法有效,陳某在本案中請求確認上述協議部分無效,實質上是對仲裁裁決結果的否定,符合重復起訴的實質要件。陳某若認為仲裁裁決侵害其合法權益,可通過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的方式予以救濟。

      另一種觀點認為,仲裁裁決的效力僅限于仲裁的雙方當事人,不及于案外人,丙公司與乙公司之間的仲裁裁決不能約束陳某。本案的當事人、訴訟標的及訴訟請求均不同于仲裁案件,因此,陳某的起訴不構成重復起訴。

      【評析】

      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1.仲裁裁決既判力不能及于案外人

      根據仲裁法第九條規定,仲裁實行一裁終局的制度。裁決作出后,當事人就同一糾紛再申請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委員會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第五十七條規定,仲裁裁決作出即發生法律效力。根據上述規定,仲裁裁決對當事人爭議的實體法律關系的判斷具有終局性,即具有實體上的確定力及程序上的終結力。實體上的確定力與程序上的終結力體現了仲裁裁決的既判力,但其既判力的作用范圍具有相對性。首先,既判力的主觀范圍僅限于仲裁雙方當事人。既判力的核心意義在于禁止當事人對既判事項的再爭議,其邏輯前提是當事人在糾紛解決過程中已享有充分的主張與抗辯權利,應受裁決結果的約束。但案外人在此過程中并無主張與抗辯的機會,要求其受前案既判力的約束不具有程序上的正當性。其次,既判力的客觀范圍具有相對性,其實體確定力的作用范圍限于以訴訟標的為載體并以裁決主文為表現形式的法律關系。就本案而言,仲裁裁決既判力的主觀范圍僅限于乙、丙公司,對陳某不具有約束力。客觀范圍僅限于乙、丙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仲裁裁決在仲裁理由部分對轉讓協議效力的認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民訴法解釋)第九十三條第一款第(六)項規定,僅對后訴產生免證效力,陳某可在后訴中提出相反證據推翻該認定。

      2.僅符合重復起訴某一構成要件不屬于重復起訴

      根據民訴法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的規定,認定前后訴構成重復起訴需同時滿足三個要件:前后訴當事人相同、訴訟標的相同、訴訟請求相同或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根據前文的論述,仲裁裁決亦具有既判力,可參照適用該條。但根據該條的規定,本案也不應認定為重復起訴。首先,本案原告陳某并非仲裁案件當事人,兩案當事人并不完全相同。其次,本案的訴訟標的與仲裁案件亦不同。根據學界通說及司法實踐中的觀點,給付之訴的訴訟標的為發生給付請求的實體法律關系,確認之訴、形成之訴的訴訟標的為當事人要求法院確認和變更的實體法律關系。本案的訴訟標的為甲、丙公司間的債權債務轉讓關系,而仲裁案件的訴訟標的為乙、丙公司間的債權債務關系,二者指向并不相同。雖然本案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了仲裁裁決的結果,但并不同時滿足重復起訴的三個要件,因此,不構成重復起訴。

      3.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并非案外人權利救濟的唯一途徑

      丙公司基于轉讓協議享有的債權在仲裁案件中向乙公司主張權利,陳某在本案中起訴確認該協議部分無效,是對仲裁裁決實體性先決問題的否定,若支持其訴請則會與前案仲裁裁決結果產生沖突。案外人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可避免出現此種矛盾,在此意義上,第一種觀點有其合理性。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仲裁裁決執行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九條的規定,案外人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需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人民法院對該標的采取執行措施之日起三十日內、所涉標的尚未執行終結時提出。本案中,仲裁裁決已執行終結,陳某無法申請不予執行仲裁裁決,若禁止其就仲裁先決問題另案訴訟,則會阻斷其權利救濟途徑。雖然本案的審理結果可能會與仲裁裁決認定的事實相矛盾,但首先,該問題涉及案件的實體審理,法院不能由此否定當事人的訴權。其次,如前文所述,因兩案當事人不同,兩案裁判結果所羈束的對象亦不同。最后,若本案最終支持了陳某的訴請,則陳某可將此作為另案主張權利的依據。因此,從保護仲裁案件案外人權益的角度出發,本案應肯定陳某的訴權。

      (作者單位: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巡回法庭 西南政法大學)

    編輯:吳學文 向恭譜

關于我們| 版權聲明|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本站主辦:沈陽典當網版權所有:所有站內信息版權均為沈陽典當行業協會版權所有,轉載或摘錄須獲得我協會許可。

地 址:沈陽市和平區 聯系電話:024-22891399 遼ICP備:1號

江苏十一选五走试图